2020-01-09 15:31:36 阅读:529
摘要:——看来,“立人”仍然是当下中国思想文化教育建设的基本任务。应该说,这种成为许多教师集体无意识的“控制”观念有着深远的中国传统文化背景。君臣、父子、夫妻彼此间的本质关系即是“控制”。这样看来,我们现在教育教学领域充斥着的“控制”现象,正是封建文化中皇权专治主义的文化孑遗。课改之路,曲折漫长,需要我们高擎着“人的教育”的旗帜,做一个与美同在、与爱同行的精神明亮的教师,独立地思考,智慧地创造 。

首存一送彩金 高擎“人的教育”旗帜,做精神明亮的教师

首存一送彩金,暑假里,抽空把课改10余年来听课观课的笔记翻阅了一遍,发现前瞻探索的课占百之五六,符合课改精神的课约十之二三,而其余的课中基于精神、心理“控制”的现象比比皆是,令我触目惊心:“满堂灌”“满堂练”时是如此,即便是其变种“满堂问”“满堂动”时也是如此,教学背后一根可怕的“精神控制”“情感控制”的红线隐约可见。这些课也不禁令忧患之感油然而生:这样的课,怎么能培养出精神明亮、人格健全的现代公民!——看来,“立人”仍然是当下中国思想文化教育建设的基本任务。

应该说,这种成为许多教师集体无意识的“控制”观念有着深远的中国传统文化背景。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在《〈王观堂先生挽词〉序》中论中国传统学说的特征与弊端时说:“吾中国文化之定义,具于《白虎通》‘三纲六纪’之说,其意义为抽象理想最高之境,犹希腊柏拉图所谓eidos者。……夫纲纪本理想抽象之物,然不能不有所依托,以为具体表现之用,其所依托以表现者,实为有形之社会制度,而经济制度尤其最要者。”“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君臣、父子、夫妻彼此间的本质关系即是“控制”。在家国同构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师生关系,往往和君臣、父子、夫妻关系“异质同构”:师生之间也是不平等的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这样看来,我们现在教育教学领域充斥着的“控制”现象,正是封建文化中皇权专治主义的文化孑遗。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反封建仍然是21世纪的主要任务”(巴金语),“立人(真人)”仍然是当下中国思想文化教育建设的基本任务,是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始终应该关注的中心:人的价值,人的权利,人的创造力,人的思想的自由与解放,人的精神的健全发展,人的性情、品格的陶冶……

由此,也想到了教师专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即如何在雕塑我们的生命姿态时,使我们的精神和灵魂更有高度、更有亮度?由呼唤人的尊严和人的觉醒的李贽“童心说”为发端,能激活了我们思想资源中一系列的相关命题,譬如“倾听儿童”(皮亚杰)、“捍卫儿童”(杜威)、“回到童年”(钱理群)、“向儿童学习”(王开岭)……是啊,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只有恢复孩子般的好奇与纯真,只有像儿童一样精神明亮、目光清澈,才能对这世界有所发现,才能比平日看到更多,才能从最平凡的事物中注视到神奇与美丽……如此说来,从“稚心”出发、用“童眼”观照,我们的教育教学教研将是另外一片天地。前几年看到一位教师的博客,说为了抗拒职业倦怠带来的冷漠与荒寒,每年寒暑假都会重读《小王子》和《海的女儿》。每次想到这个故事,心中都会涌起无比的美好、温暖和感动。是的,很多虚构性文学作品,如绘本、神话、童话、寓言、民间故事、英雄史诗、宗教传说等,都是大善大美大智慧之书,蕴涵了丰厚的精神哲学的教育资源。它们往往能沟通往古和来今;它们是写给儿童的,同时也是写给成人的;它们是民族的,因而也是人类的。翻开这些充满了童心、童真、童趣的书页,等于开启了另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户,也增加了我们抗拒教育教学中皇权专治主义文化孑遗的精神免疫力。

新的高中语文课标已经颁布,统编本教材正在编写,素养型测试也在酝酿。课改之路,曲折漫长,需要我们高擎着“人的教育”的旗帜,做一个与美同在、与爱同行的精神明亮的教师,独立地思考,智慧地创造 。

(徐志伟,南京市教研室高中语文教研员、教科研管理中心主任,苏教版高中、中职、高职语文教科书编写组成员。)本文来源于《语文教学通讯·学术刊》2018年9期卷首

快乐赛车pk10

上一篇:如何用英语推荐旅游景点?
下一篇:沪深交易所再改《上市规则》交叉持股有规可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