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2 11:33:01 阅读:4441
摘要:最近几年,乌克兰深陷经济衰退与内战的泥沼,国内民不聊生,人才大量外流。

锋利的剑/语气

在美国正式退出《中俄条约》后的两个月里,美国和俄罗斯都显示出一些不遵守该条约的迹象:美国一再声明“坚决支持《中俄条约》,但俄罗斯首先违反了该条约”,在退出该条约几天后试验了陆基战斧导弹;另一方面,坚定致力于该条约的俄罗斯最近向欧盟和北约成员国提出了一项建议,希望所有国家暂停在欧洲部署短程和中程导弹。

但当俄罗斯诉诸外交努力试图“灭火”时,白宫助手和核专家正在“庆祝”中俄条约的终结。

图为正在建设中的陆基宙斯盾设施,该设施将成为未来各种陆基中程导弹的发射平台。

具体来说,隶属于美国能源部的两大核武器研发中心之一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最近举办了一次中俄条约研讨会,旨在讨论条约放弃对美国及其下一步战略的影响。

让我们搁置美国的下一步行动。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传递的信息非常明确:无论战场是在欧洲还是亚洲,无论是政治家还是核武器专家,“放弃中俄条约,拥有中程常规武器将让美国占据主导地位”几乎已经成为共识。

图为中国新型超音速导弹。

换句话说,在这次会议之后,由美国能源部领导的新型中程导弹,甚至新型中程核导弹的开发迫在眉睫。类似的武器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考虑到所谓的“印度-太平洋战场”更适合部署舰载导弹,美国部署新型中程导弹的首选地点仍然是欧洲大陆——但矛盾的是,美国重启中俄条约谈判的条件之一是将其他亚洲国家拖入水中,这实际上是一个“三叉戟”(Trident),旨在拖延时间,同时麻痹对手。

图为德国一度竖立的“潘兴-2”中程导弹。

更严重的是,中美条约不是美国整体战略转型的唯一绊脚石。从表面上看,现任美国总统一再对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表示不满,并试图在该条约到期后废除或不再续签。在谈判桌上,由美国新任白宫安全顾问领导的工作人员也在关注另一个目标:自1963年生效的《禁止核武器试验条约》。

然而,如果这两项保险最终被废除,美国回归冷战式“核暴力”的障碍将不复存在,世界将回到“核竞争”时代。

图为美国战略核导弹鼻锥,专门用于引爆核弹头。

当然,美国“逆转”冷战局面的原因实际上是内外压力的必然结果。一方面,“反恐战争”的邪恶后果开始显现。美国不能仅仅依靠常规力量来形成对世界的优势,它必须找到另一种方法。另一方面,美国军事巨头也在积极推动导弹甚至核武器的战略转型,这自然是因为这类武器订单的巨大好处。

然而,后者是如此强大,以至于从国防部长到白宫安全顾问,几乎都拥有军事巨头的高级管理资格,更有甚者,有许多人公开宣称他们是“核战争战士”。

这幅画描绘了核武器爆炸的游戏场景。类似世界末日的可能性仍在上升。

在内部和外部的麻烦下,美国走向核裁军的反面似乎是偶然的,但事实上这仍然是不可避免的。主张增加导弹和核弹头,甚至粉碎所有相关核裁军条约的声音,已经跨越了各政党的分歧,成为所谓的“美国共识”。至于道德、真理,甚至人类的生存,都不再重要。摧毁对手是唯一的出路...如果这辆疯狂的马车不迅速平静下来,那么不仅美国会陷入疯狂的毁灭,而且人类世界的安全也会变得不可预测。

快乐8 pk10下注 中彩网

上一篇:税务人的“七十年”减税回忆
下一篇:S9:MMM vs UOL 艾克遭遇三连跪 MMM首胜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