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0 21:12:09 阅读:3116
摘要:赵月斌对于诺奖的评选标准和趣味,赵月斌告诉记者,他在看来,诺奖之所以不与全球读者的期望保持统一的步伐,不看作家的名气,原因在于在信息如此发达的当下,评委们其实不想让读者的文学阅读趣味变得一致,评委们更

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ock)和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获奖后,许多中国读者、评论家和作家对奥尔加·托卡马克并不熟悉,奥尔加·托卡马克只有两个中文译本,而彼得·汉德克出版了九个中文译本。

文学评论家赵岳斌仔细阅读了奥尔加·托卡马克的小说《太古与其他时代》,整个感觉是一部新小说。“完全虚构的村庄,完全不同的时间概念。它看起来像一个非常遥远和原始的地方,但是在小说中,这个村庄是世界的中心和宇宙的中心。作者非常擅长利用这个国家的原始和宗教元素来创作寓言。这部小说既不是现实主义也不是西方幻想,它是一部内容非常特殊的小说。”

赵岳斌说,这部小说的写作形式和语言表达也很独特。每一部分都像散文诗,被组合成一部结构松散的小说,没有典型的人物,也没有高潮结尾。然而,阅读和测试读者对波兰文化的理解是有意义和象征意义的。

Olga Tokarcuk

赵岳斌说,在文学史上,很少有作家以类似的方式创作。甚至后现代主义和现代主义卡夫卡等作家的作品都有故事情节,带有传统文学的元素,但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的小说是抒情散文诗。“要把文学作品的普遍性和史诗性特征应用到太古和其他时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这部小说有其独特的隐喻性、地方性和民族性。如果你不知道波兰神话、民族故事、历史和文化,只阅读隐喻作品也是有好处的。它象征着人类的孤独和自满,这可能与波兰这样的小国的文化有着相应的关系。”

赵岳斌说奥尔加·托卡马克的小说有很多文学渊源,与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紧密结合,在自己的国家得到认可。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也表明欧洲文坛对她评价很高,所以很容易进入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的视野。

诺贝尔奖法官

从某种程度上说,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仍然有些出人意料。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村上春树、乔伊思·卡罗尔·奥特兹的托马斯·品钦和米兰·昆德拉等作家多年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大声的读者,但他们在等待诺贝尔奖时却被耽搁了。

今年的诺贝尔奖颁给了波兰女作家和德国剧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和彼得·汉德克。他们的作品有独特的美学体系和表达方式,被诺贝尔奖评委认为是有价值的。同时,它也反映了诺贝尔奖在各个语言领域的平衡。然而,它也授予两位欧洲作家,这偏离了诺贝尔奖前几年追求的地区平衡。从这个奖项来看,诺贝尔奖更注重英语语言领域之外的作家创作。同时,它也体现了自己的利益。

赵岳斌

关于诺贝尔奖的评选标准和兴趣,赵岳斌告诉记者,在他看来,诺贝尔奖跟不上世界各地读者的期望,也不看作家的名气,是因为在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评委们实际上不希望读者的文学阅读兴趣变得一致。评委们甚至想出了意想不到甚至意想不到的想法,给读者带来了不同风格和特点的文学作品,值得获奖作品,比如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alexeyevich)、石黑一雄,甚至鲍勃·迪伦(Bob Dylan)。“总的来说,评委们的品味不是很受欢迎的作家。但是这些作家在文学界有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东西。他们作品的文学性因社会表达的程度而异。"

(齐鲁晚报,齐鲁第一记者史文静)

寻找记者,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买快乐十分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亚太股市普遍低开低走 欧美股市全线收跌
下一篇:美国将对欧盟部分商品加征25%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