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2 17:21:47 阅读:126
摘要:10月3日晚,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发布消息称,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儿科医学教育家、新中国儿科医学事业奠基人之一、我国儿童血液肿瘤学开创者、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名誉院

郭戴迪。李派照片

她是梁思成的密友,数码技术“复兴”颐和园的领袖,“雷锋新塔”的总设计师,1949年83岁的开国大典见证人。

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前飘扬,人们兴高采烈。1949年10月1日,郭戴迪的生日特别特别——自今年以来,她生于1936年10月1日,每年都和国家一起庆祝。

“那天,我站在天安门广场前的红旗下,周围都是中学生和大学生。我能清楚地听到城市地板上的讲话。”70年后,银爬过了整个头,皱纹从眼角蔓延开来。那一年的重大时刻仍然历历在目。郭戴迪说:“对一个孩子来说,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活动。”

建国典礼那天也是郭戴迪的十三岁生日。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孩子们的生日过去和现在不一样,但自1949年以来,她觉得自己的生日每年都很有趣。

澎湃新闻与郭戴迪对话

从13岁开始,他们就和祖国同一天庆祝生日。

澎湃新闻:你对1949年的建国仪式有什么印象?

郭戴迪:我刚刚升到二年级,在北京第十二中学。在成立典礼的那天,学校组织了所有的学生参加。那天早上我们起得很早。我把头发分成两条齐肩的辫子。服装没有统一的要求。每个人都穿着他们最漂亮的花裙子和衬衫。

学校在灯市口。聚会后,我们从学校去了天安门广场。我们到达现场,有很多方阵,被中学生和大学生包围着。建国仪式后,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天安门讲台上的讲话。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能参加这么大的活动。那时我很开心。我出生于10月1日。过去,孩子们的生日不像任何聚会,也没有很多活动。然而,自1949年以来,我发现每年的生日都非常有趣和快乐。

澎湃新闻:从1949年到现在以及70年后,你认为国庆节庆祝活动发生了什么变化?

郭戴迪:在过去的70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1949年以来,我们不仅站在天安门广场,还参加了国庆阅兵。我们从学校走到东单,然后到长安街。当时,国家领导人都在天安门广场。毛主席不时向游行队伍挥手致意。

那年国庆节晚上还有一次聚会。我们要去天安门广场开派对。学生们手拉手,边跳舞边唱歌。所有学校都有。一开始我们对群舞了解不多。现在我们学会跳舞了。累的时候,我们坐下来玩游戏。我们晚上一起看烟火。我们直到晚上十一点或两点才回家。

当你到大学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分开的,但是国庆节晚会仍然是每年安排的。这个地方紧挨着天安门广场的旗杆。不管你进入哪所大学,你最终都会来到这里。在最初的几个晚上,你真的必须等待。天安门国庆阅兵后,我遇到了老同学,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与时俱进,不断创新。

澎湃新闻:1954年,你进入清华大学建筑系,师从建筑大师梁思成。从那以后,你一直留在学校教书。作为一名古代建筑专家,你在天安门广场看到了什么变化?

郭戴迪:天安门广场在1958年变化最大。因为1959年是新中国成立10周年,所以天安门广场应该翻修和扩建。附近建了两组大型建筑,一个是人民大会堂,另一个是革命历史博物馆。1958年,全国建筑业开始忙碌起来。除了设计院,一些学院和大学也参与了国庆项目的设计。那时,清华建筑系才六岁,大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有事要做。当时,四、五年级的本科生都参与了国庆工程的建筑设计。最后,我们赢得了清华大学革命历史博物馆的设计投标。

澎湃新闻:新中国成立70年后,中国的建筑设计发生了哪些变化和发展,特别是在古建筑保护方面?

郭戴迪:解放初期,我们研究过苏联。我们建立了苏联所拥有的一切。两年前我们访问了苏联。我们在北京离石路上感觉如何?

1958年国庆工程后,清华大学有了自己的建筑设计研究院,各大设计院也扩大了队伍,丰富了设计实力。过去做设计的人不敢太创新。国庆工程结束后,我们在创新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并不断生产一些新建筑。设计不仅仅停留在研究苏联建筑形式上。

在古建筑保护中,有几种不同类型的文化遗产保护。例如,像圆明园这样的大遗址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但什么也看不见。人们说圆明园有很多话要说,但不能看。普通人的爱国情怀是很难忘记的。我们与时俱进,利用国家富强以来科技的巨大发展,采用数字修复技术,创造出虚拟的圆明园景观。

一些古建筑也可以重建,这样人们就可以看到实体。例如,我做了雷峰塔项目,杭州西湖十景之一。我不能挖掘出雷峰塔的废墟,但如果我不展示给他们看,杭州人的思乡和情感将难以安息,所以我们在倒塌的雷峰塔的废墟上建造了一座新的雷峰塔。它采用现代建筑材料——钢结构和铜板作为外部装饰,还安装了电梯。让我们称之为保护罩。

这些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做法,将来可能会有更好的方法。梁先生和林银辉先生当时写的文章说:不管是哪座高大的古城建筑,还是破旧寺庙地基的灵魂,它实际上都讲述甚至歌唱着不可靠的时代变迁。因此,遗骸应该得到保护,不能随便拆毁和重建。

文物在保护之前应该彻底研究一下。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在20世纪50年代选择建筑?

郭戴迪:新中国成立之初,建筑缺乏人才。当我在高中的时候,老师说建设一个新中国会让每个人都学习建筑并跟随梁思成。我记得那时候在我心里。之后,我走在街上,一个接一个地看着这些“巨人”。我觉得这些建筑也值得思考。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里面是什么?如果我能在将来学到这一点,让它们变得清晰似乎是一门科学。

澎湃新闻:向建筑大师梁思成学习,他对你有什么影响?

郭戴迪:毕业后,我于1961年成为他的助教,也是他的“建筑法语”研究小组的成员。在我看来,梁先生对建筑史的研究不仅是基于古籍,也是基于现实。

他有句谚语,“如果你读了一千个后剧本,你还不如看一眼原作...当你学习建筑时,你只能走这条路。”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我们必须阅读古代文学,并结合具体的东西来做。

当他回到美国时,没有人知道中国建筑的历史是什么。他决心找出所有的中国建筑。他走遍全国,到处寻找。他终于找到了抗战前能找到的一切。抗战后期,梁漱溟和林二的学者们,穷人和病人,最终编纂了《中国建筑史》。他不仅按照古人的描述赞美建筑之美,而且致力于理清建筑的道理,甚至在论文中写出了建筑力学的计算公式。

澎湃新闻:现在我们看到在古建筑的修复和保护上会有一些争议。例如,古老的建筑摧毁了历史遗迹,修复的建筑抹杀了原始建筑的古老气息。你认为古建筑保护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郭戴迪:对于那些被认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人,他们应该在文物得到保护之前对其进行彻底的研究。只有这样,数字或实物文物才能真正再现。例如,当时对圆明园的数字化修复研究了七、八年,即挖掘历史档案资料,考察遗址,研究考古发现,在我们开始数字化并寻求准确再现圆明园昔日的辉煌之前,要清楚地了解这些。

忆及18世纪的颐和园曾是欧洲“中国园林热”的典范,《颐和园四十景》木刻版画被纳入欧洲建筑师参考图集《现代园林详图》。然而,在这些建筑被英法联军烧毁159年后,只有随着我国的加强,才有可能使用数字技术来支持“复制”。21世纪,数字颐和园终于走出国门,回到欧洲,在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展出。外国专家学者给予了高度评价。

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其中不少已经成为大遗址。一些被列为考古遗址公园。对于这样的遗址,它们可以作为避难所或虚拟复制品受到保护,但不能用似是而非的古色古香的建筑随意建造。对可能修复的历史建筑,应当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采用原材料、原始技术和原始形式进行修复。作为一个古老的文明,随着国家的繁荣,中国的文化遗产保护一定会开出更加绚丽多彩的花朵。

陕西十一选五

上一篇:消费、科技之后,哪些行业会竭力上涨?
下一篇:独家专访布拉德·皮特:放弃竞争2020年奥斯卡,不想演戏被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