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4 16:27:43 阅读:2368
摘要:纵观70年来,扶贫开发基本解决了临夏地区贫困乡村群众的吃饭问题、喝水问题,告别了大面积绝对贫困,有效地缓解了贫困问题。2018年,全州共接待游客2098.61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96.39亿元,文

我们的记者程健

东部是温州,西部是贺州。

历史上,临夏是一个著名的商业港口。它曾是古丝绸之路南线的十字路口,唐范古道的重要城镇,茶马贸易中心。

临夏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中国的彩陶之乡、中国的花卉之乡和中国的砖雕之乡是众所周知的。

同时,临夏位于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这个地区有许多山谷,很少有平坦的土地。大多数地区属于温带半干旱气候。近三分之一的人长期贫困。自1983年以来,贫穷的帽子已经戴了34年了。

因此,摆脱贫困是临夏地区几十年不懈斗争的主要目标。

70年来,临夏市在党和政府的友好关怀下,特别是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访问布楞沟和认真指示的关怀下,于2017年成功脱贫脱帽。

70年的起伏,70年的春秋。临夏干部与各族人民携起手来,同心同德,艰苦奋斗,谱写了各族人民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新篇章。

战胜贫困的历史

临夏回族自治州是全国两个回族自治州之一,也是全省两个民族自治州。它有31个民族,包括回族、汉族、东乡族、宝安族和撒拉族,常住人口约206万。

由于地理条件和历史原因,1950年新中国成立时,临夏农民人均收入仅为27元,人均消费为28元。粮食亩产量只有100左右。直到改革开放前夕,农民人均收入仍不到50元。农民生活困难,农村贫困问题十分严重。

从1983年起,临夏东乡和永靖县被纳入国家“两个西部”农业建设县。到1990年,除临夏市外,临夏地区管辖的7个县全部纳入国家扶贫县序列,扶贫开发工作进入全面扶贫阶段。

临夏全面贯彻“三年不破坏,五年恢复植被”和“走水路,不水路,不干公路,不水灾,不旱灾,另谋出路”的方针。通过实施15万亩以上的大规模种草造林,以永靖西山和东乡东北为主的干旱半干旱山区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恢复。通过移民搬迁和水利工程建设,5万多贫困人口的生产生活困难基本解决。

随后,全面启动“温饱工程”,支持草食畜牧业发展,加大基础设施建设。通过解决贫困人口缺衣少食的问题,30多万农村绝对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农村贫困人口从1986年底的577,500人减少到1993年底的277,000人,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38.51元增加到383.44元。

1994年,在国家“87”扶贫计划的帮助下,农业、林业、畜牧业、水电、公路、科技培训等综合开发扶贫项目全面实施。粮食产量逐年增加,畜牧业持续增长,经济林、果蔬等经济作物的面积和产量逐年增加,群众收入显著增加。

到2000年,临夏地区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农村贫困人口从1993年底的666,500人减少到2000年的77,700人。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一体两翼”扶贫开发战略得到深入实施。农村贫困人口从2000年的877800人减少到2010年的451100人,农民人均收入从1010元增加到2375元,翻了一番多。

自2011年以来,泉州坚持精准扶贫的基本战略,坚持“两放心、三保证”的标准,将农村贫困人口从2011年底的902,200人减少到2018年底的163,800人,并于2017年解除贫困上限。

70年来,扶贫开发基本解决了临夏地区农村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告别了大面积的绝对贫困,有效缓解了贫困问题。

2018年,泉州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20834元和6817元,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奠定了坚实基础。

依托旅游业巩固扶贫成果

在临夏市南龙镇托家村,在儿童游乐园为游客服务的齐富辉告诉记者,自该村今年年初开始乡村旅游以来,他响应政府号召,将土地改为强奸,来到金草滩休闲农业旅游农民专业合作社从事公益工作。

“种植油菜后,政府将补贴每亩土地1000元。我所从事的工作每月将获得500元的工资,政府将在年底再补贴3500元。”齐富辉说:“有了儿子和儿媳妇在周围地区工作的收入,现在过得轻松、舒适、非常快乐。”

南龙镇副市长梁军告诉记者,托家村总人口84户,360多人。今年年初,镇政府依托全面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利用草滩自然风光资源,在托家村成立了临夏金色草滩休闲农业旅游农民专业合作社,建设乡村旅游项目,逐步形成了集观光、观光、美食于一体的草滩乡村旅游发展格局,接待了数万游客。

以托家村为代表的南龙镇不仅探索乡村旅游等产业发展模式,防止群众返贫,巩固扶贫成果,临夏泉州还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打造适合本地区可持续发展的繁荣产业。

吉桥镇副市长张志强告诉记者,党的十八大以来,吉桥村依靠一系列惠农政策和独特的田园风光、区位优势、民俗风情和饮食特色,大力发展以农家乐为主要内容的乡村旅游业,现已发展到106个,年营业额超过3000万元,净收入超过1500万元。

“除了推动村里3290人致富之外,村里的农家娱乐产业还辐射了全镇参与农家娱乐产业。”张志强说,在设施农业、水产养殖等产业的配合下,吉桥镇经济稳步发展,农民返贫的可能性不断降低。

乡村旅游与产业调整结合了大型景区旅游、文化资源开发、艺术创作等模块。临夏着力发展全方位旅游,完善多种产品体系,以工农业发展为辅,创新产业发展模式,推动旅游业蓬勃发展。

2018年,泉州共接待游客2098.61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96.39亿元。文化和旅游业为增加人民收入、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巩固消除贫穷的成就和战胜贫穷作出了巨大贡献。

为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1950年,临夏只有177所中小学和师范学校,只有11,000名学生和500多名教学和行政人员。

对于一个几乎在全国都被国家列为贫困序列的地区来说,如果经济要快速发展,就迫切需要补充人才和智力。发展教育已成为重要任务之一。

对此,1986年以来,临夏地区制定了《1986-2000年临夏地区教育发展规划》,重点研究发展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思路和措施,千方百计提高泉州市小学、初中甚至高中的入学率和升学率。到2011年,泉州将实现“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发展目标

目前,临夏有各级各类学校2019所,学生43万人,教职工29000人。学龄儿童入学率高达99.96%,学龄青少年入学率高达98.51%,高中生入学率为78.75%,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1年。

然而,这些成就还不够。

2015年,经过不懈努力,临夏现代职业学院成立,并于当年秋季学期开始招生。此举结束了临夏没有高等院校的历史,实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多年来期盼的“大学梦”,也将为临夏地区的经济、社会、教育和卫生发展提供更多的人才和智慧。

临夏现代职业学院校园步行,占地400亩,有教学楼、教学楼、宿舍楼、办公楼等许多高层建筑。绿色草坪、五彩缤纷的花朵、不同高度的树木和体育场都给彼此增添了光彩。许多学生笑啊笑,勤劳的老师和蔼可亲,崇高的大学充满芬芳,世界各地充满桃子和李子。

今年8月20日,秘书长习近平在甘肃省山丹培力学校的一次调查中指出:中国经济需要实体经济的支持,这需要来自大国的大量实用技术人员和工匠。职业教育的未来广阔而充满希望。我希望你能坚持不懈地为国家培养更多优秀的人才。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教育,尤其是职业教育的重要性。临夏现代职业学院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为临夏职业教育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学院党委书记张文彪告诉记者,自成立以来,学院已经培养了1800多名毕业生。目前,学院共有10个系18个专业,包括医学、教育和汽车,学生8200多人,教职工500多人。我相信,在未来,学校将能够向临夏乃至甘肃派遣更多的医疗、教育、汽车等专业人员,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巩固扶贫成果。

结束语

临夏县副省长高永平告诉记者,临夏70年的发展历史是一部减贫和扶贫的历史。

70年来,临夏各族人民积极探索改变贫困落后、加快发展的有效途径,实现了从封闭落后到开放进步、从贫困到贫困再到繁荣发展的历史性转变。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从1956年的2500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255亿元。国家综合实力全面提升,城乡面貌发生巨大变化,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两个共同点”进一步深入人心。

70年来,临夏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每个临夏人都感到非常欣慰,发展中取得的每一项成就都被每个人所珍惜。

当前,临夏正处于坚决战胜贫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我们坚信,临夏和整个国家将坚信不忘你的首创精神,继续努力进取,加快建设幸福美好的新临夏,以更加突出的成绩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照片由临夏市委宣传部提供)

上一篇:今天,A股上涨8点,行情会持续吗?
下一篇:河北沧兴控股引入第一批LNG搅拌车 为何选择了中集联合卡车?